古诗词大全

您现在的位置:古诗词 > 国学 > 《台湾文献丛刊清圣祖实录选辑》 ·康熙二十年在线阅读-古诗词大全

返回目录   《台湾文献丛刊清圣祖实录选辑》 ·  

康熙二十年

康熙二十年(一六八一、辛酉)春二月初六日(庚寅),兵部题:『恢复海坛及厦门、金门地方,系提督万正色密遣人至伪总督朱天贵处豫定投诚,然后率兵进取,以致各岛败遁,恢复空地,并无杀贼攻克之处。应俟提督万正色、巡抚吴兴祚明白回奏之日再议』。得旨进剿海贼一案,原系吴兴祚、万正色会同定议,不俟荷兰国船只,即奋勇前往,志靖海氛。万正色领水师先行出洋,吴兴祚率陆兵互为声援,驱除海逆,克奏肤功。尔部乃称万正色与朱天贵密约投诚,任意妄奏,以为滥冒军功,殊属不合!着遵前旨,即行议叙』。

初七日(辛卯),福建总督姚启圣、巡抚吴兴祚先后具疏请开边界,俾沿海人民复业。得旨:『厦门、金门诸处已设官兵防守,应如所题,照旧展界。如有奸民借此通贼者,仍令严行察缉』。

二十三日(丁未),叙克复海坛、厦门、金门功,给福建巡抚吴兴祚拜他喇布勒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,水师提督、太子少保、左都督万正色拜他喇在勒哈番;授援剿左镇总兵官林贤、右镇总兵官陈龙、前镇总兵官黄镐、后镇总兵官杨嘉瑞为左都督,参将以下各给世职有差。

--以上见「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」卷九十四。

夏六月初七日(戊子),福建总督姚启圣等疏报:『逆贼郑锦已于正月二十七日死。其长子为众所杀,伪侍卫冯锡范立郑锦次子郑克塽(郑克塽,即冯锡范婿也)』。得旨:『郑锦既伏冥诛,贼中必乖离扰乱;宜乖机规定澎湖、台湾。总督姚启圣、巡抚吴兴祚、提督诺迈、万正色等,其与将军喇哈达、侍郎吴努春同心合志,将绿旗舟师分领前进,务期剿抚并用,底定海疆,毋误事机』!

秋七月二十八日(己卯),谕议政王大臣等曰:『今诸路逆贼,俱已歼除,应以见在舟师破灭海贼。原任右都督施琅系海上投诚,且曾任福建水师提督,熟悉彼处地利、海寇情形,可仍以右都督充福建水师提督总兵官加太子少保,前往福建。到日,即与将军、总督、巡抚、提督商酌,克期统领舟师进取澎湖、台湾。其万正色改为陆路提督,诺迈还京候补』。

--以上见「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」卷九十六。

八月初八日(戊子),福建总督姚启圣疏言:『臣军所辖舟师,乃平阳总兵官朱天贵旧部;若令他人统辖,恐一时未能驯习。且朱天贵声名素为海寇所惮,来归之时已与贼相攻成仇;今若令将原军,必能竭力图报。请敕下浙江总督速发朱天贵并原带部下精兵三百人至福建,同臣等协力进剿』。从之。

十四日(甲午),福建水师提督施琅请训旨。上谕之曰:『尔至地方,当与文武各官同心协力,以靖海疆。寇氛一日不靖,则民生一日不宁;尔当相机进取,以副朕委任至意』。

二十八日(戊申),以原任福建巡海道陈启泰全家殉难,其子陈汝器赴漳扶榇,被劫下海,幽囚两载,冒险逃归,父子忠义,优赠陈启泰工部右侍郎,旌其妻刘氏,各予祭葬如例;陈汝器以通政使司左右通政、大理寺少卿员缺用。

--以上见「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」卷九十七。

冬十月十三日(壬辰),谕议政王大臣等:『今逆贼殄灭,疆域以次平定。耿精忠、尚之信属下旗员俱应撤还京师,量行安插。除将军马九玉并随伊出征官员外,其在福建及移驻杭州耿精忠属下官员,在广东尚之信属下官员悉令来京。启行之时,该将军大臣拨满洲官每翼各一员并酌发绿旗官兵护行,沿途勿使生事』。

十九日(戊戌),叙恢复海澄、厦门功,加福宁总兵官黄大来为右都督、漳州总兵官吴三畏为都督同知,余员俱加等授职有差。

二十七日(丙午),福建水师提督施琅疏言:『督、抚均有封疆重寄,今姚启圣、吴兴祚俱决意进兵;臣职领水师,征剿事宜理当独任。但二臣词意恳切,非臣所能禁止。且未奉有督、抚同进之旨,相应奏闻』。得旨:『总督姚启圣统辖福建全省兵马,同提督施琅进取澎湖、台湾;巡抚吴兴祚有刑名、钱粮诸务,不必进剿』。

十一月十三日(壬戌),兵部议覆:『浙江总督李之芳疏言:「海岛贼寇相继来归,浙省地方无事,请撤回巡察海口郎中布詹等,并停止更换差员」;应如所请』。从之。

十四日(癸亥),定远平寇大将军固山贝子章泰、征南大将军都统赖塔等疏报:『十月初八日,臣等统率满汉官兵进薄云南省城下,并力环攻,贼势惶迫无措。二十八日夜,伪将军线緎、胡国柱、吴世吉、黄明、原任都统何进忠、原任巡抚林天擎等谋擒逆首吴世璠、郭壮图以献;吴世璠闻变自杀,郭壮图及其子郭宗汾皆自刎死。二十九日,线緎等率众出城降,遂擒首谋献计之伪大学士方光琛及其子方学潜、侄方学范至军前砾之;戮吴世璠尸,传首京师。伪官弁一千五百八十余员、兵五千一百三十余名,俱投诚,云南平』。览贝子等奏,统领满汉官兵遵奉成命,恢复云南省城,疆宇荡平;具见筹划周详,调度有方,剿抚并用,克奏肤功,朕心深为嘉悦!着从优议叙具奏』。

--以上见「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」卷九十八。

十二月初九日(戊子),叙恢复海澄、厦门、金门、十九寨功,授招武将军福建提督杨捷三等阿达哈哈番;加漳浦总兵官赵得寿、福宁总兵官黄大来、漳州总兵官总兵官吴三畏俱左都督,给一拜他喇布勒哈番。其副将以下,分别议叙。

十四日(癸巳),召议政王、大臣、大学士、学士、九卿、詹事、科道等官至干清门,命大学士勒德洪等传谕曰:『顷九卿以大憝既除,寰宇底定,奏请上朕尊号。朕思曩者平南王尚可喜奏请回籍时,朕与阁臣面议,图海言断不可迁移;朕以三藩俱握兵柄,恐日久滋蔓,驯致不测,故决意撤回。不图吴三桂背恩反叛,天下骚动;伪檄一传,四方响应。八年之间,兵民交困;赖上天眷佑、祖宗福庇,逆贼荡平。倘复再延数年,百姓不几疲敝耶!忆尔时惟有莫洛、米斯翰、明珠、苏拜、塞克德等言应迁移,其余并未言迁移吴三桂必致反叛也。议事之人至今尚多,试问当日曾有言吴三桂必反者否?及吴逆倡叛,四方扰乱;多有退而非毁,谓因迁移所致。若彼时朕诿过于人,将会议言应撤者尽行诛戮,则彼等含冤泉壤矣。朕素不肯诿过臣下;即今部院事有错误,朕自少时以三藩势焰日炽,不可不撤;岂因吴三桂反叛,遂诿过于人耶!今乱贼虽已削平,而疮痍尚未全复。君臣之间宜益加修省,恤兵养民,布宣德化;务以廉洁为本,共致太平。若遂以为功德,崇上尊称,滥邀恩赏,实可耻也』!和硕裕亲王福全奏曰:『吴逆反叛以来,臣忝列议政;常见一切调度将士,翦除逆寇,非臣等意见所能及;皆奉上谕遵行所致,实皇上功德;理应崇上尊号』。和硕康亲王杰书、和硕安亲王岳乐奏曰:『臣等前在行间,凡恢复城池、剿御贼寇,尽出自皇上庙算,筹划周详,臣等凛奉敕谕遵行而已;非臣等意虑设施,克收成效。理应加上鸿称,以显功德』。上复召大学士勒德洪、尚书伊桑阿、左都御史徐元文、侍郎李天馥、学士噶尔图等谕曰:『顷九卿等以逆首既除,四方底定,奏请上朕尊号。朕自御极以来,日夜孜孜,以乂安民生为念。乃逆贼吴三桂一倡变乱,遂至涂炭八年。当吴三桂初叛时,散布伪札,煽惑人心;各省兵民,相率背叛:此皆德泽素未孚洽,吏治不能剔厘所致。幸赖上天眷佑、祖宗威灵、满洲兵士之力,逆渠授首,奸党悉除,地方平靖。独念数年之中水旱频仍,灾异迭见。师旅疲于征调,被创者未起;闾阎敝于转运,困苦者未苏。且因军兴不给,裁减官员俸禄及各项钱粮并增加各项银两,仍未复旧:每一轸念,甚歉于怀。若大小臣工人人廉洁,俾生民得所,风俗淳厚,教化振兴,天下共享太平之福;虽不上尊号,令名实多。如一切政治不能修举,则上尊号何益!朕断不受此虚名也。朕自幼读书,览古人君行事,始终一辙者甚少;尝以为戒。惟恐几务或旷,鲜克有终;以故宵衣旰食、祁寒盛暑,不敢少间;偶有违和,亦勉出听断;或中夜有几宜奏报,未尝不披衣而起。朕非不知燕息自怡,盖所爱不在一身,总为天下生灵之计;政事务求当理、官职务在得人,期于家给人足,百姓乐业而已。今吏鲜洁清之效、民无康阜之休,君臣之间全无功绩可纪。倘复上朕尊号、加尔等官秩,则徒有负愧,何尊荣之有!至于太皇太后、皇太后加上徽号,诏赦天下,理所宜然;其上朕尊号之事,断不可行:乃朕实意,革粉饰之词也。自今以往,大小臣工宜各洗心涤虑,砥节励行;休养苍黎,培复元气。尔等可向九卿各官,悉谕朕意,不必再行陈请』。

二十四日(癸卯),升福建巡抚吴兴祚为广东广西总督。

--以上见「大清圣祖仁皇帝实录」卷九十九。
上一章:康熙十九年 下一章:康熙二十一年